新闻动态
网站位置:新闻中心 > 新闻动态
  • 吼山纪行--记前程包装登山活动感想
  • 2013-12-20 08:37:54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    秋深雨后,见湖光千里,云烟铺地。山脚松针漫滴翠,时有清泉卧石。霁景初开,晓风沉醉,溪畔石阶滑,敛声悄语,惊飞野鸟忽去。 圣安宫下...
  •     秋深雨后,见湖光千里,云烟铺地。山脚松针漫滴翠,时有清泉卧石。霁景初开,晓风沉醉,溪畔石阶滑,敛声悄语,惊飞野鸟忽去。
        圣安宫下盘桓,淡黄暗绿,谢了繁华韵。半老红枫醉西风,贤光阁前掩映。对景闲吟,和风轻唱,流连生池畔。悠然心曲,一潭秋水如碧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——题记
        阳光依旧,纵然深秋,一身夏装惬意地享受着江南如初夏般的暖意融融,心情仿佛也与天气同步,兴致高昂。一行蓝色的欢乐,逶迤着笑语,过访心约已久的吼山。
        相携着攀登上石栏小径,走进绵实的绿阴中。长廊幽深,那是无数条柔韧的藤蔓密密地织出了一拱时空隧道,一经涉足,就会立即远离尘嚣,隔绝躁动,心灵徜徉在生命的本初苑囿中,享受那柔软而熨帖的爱抚。俯下身双手轻抚着绿绒,尖细的嫩叶丛密而绵和,痒痒的撩逗和柔柔的温润沁漫掌窝,使你不由得渴望着贴近山野,忘怀自我。
    扶膝仰视,遥见层宫。圣安宫端居山顶,把道教的玄妙深邃与厚生慈悲一同放飞于云气山川。我不信因果,惟颂天地好生。在此深秋时节,吼山部众皆滋润安好,浓翠如夏,妙花点缀于绿墙间,是道家的洪德在庇佑着吧。更妙的是在黄墙黛瓦间,高大的乔木与矮小的灌木俯仰之间,共同营造了一份和谐,一份祥安,恰到好处演绎了自然的宏怀阔襟,颐养之道。山岚氤氲,澄澈的天空里几绺飘动的白云诠释了道家的飘逸清虚。
        吼山不高而名声远播,恰如刘禹锡所言,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绿韵之中,飞甍之上,仙影绰绰,祥云笼罩。定是沾了仙气,才使得这满山松风竹韵这般水灵。吼山的竹木,在四季的轮回中淡泊着,不为春荣,不因秋枯,一如既往持之以恒地以浓绿宣誓着生命的庄严。它绿得纤巧缜密,又绿得大气磅礴;在含蓄中喷薄,在怡静中激荡。山间的枫树,不忍醉去,收敛着他的红晕;绿将山坡上气势盎然的秋霜打败;清风偷偷吻开花瓣,暗香盈袖,润沁四方;那儿竹篁起舞,碧潭流玉,绿纯洁了小山,让人心仪,惬意地亲近生命的原色。
        山头山坡,秋日的花并不少见,虽不像春日的缤纷,却也丝丝幽香,点点芳菲,亭亭于西风的怀中。她们一定是对生命荣辱本身有了最深刻的透视,才有了西风中的灿烂。这是对生命之源最尊贵的行礼。
        穿堂入室,流连于回廊幽弄中,檀香袅袅,禅音绵绵。有人说,寺庙,是深呼吸的地方,此话真真!那是从肺腑到心灵深处的吐纳,是从躯体到灵魂底层的慰安。坐在生池畔,才真正感受到常建的诗句“潭影空人心”的妙境。潭水积聚了山的精华,每一滴水都晶莹如玉,透明如冰。生池无波,一潭禅意静静;生池无尘,一潭哲理清清。这静,这清,让所有的俗尘,归寂如一。悄悄地,我把心情溶入深潭,一种前所未有的清凉与美妙,正顺着岁月风化的痕迹浸染着我的气息。在碧绿的波光中,我忘却了此前所有的烦恼,只凝神领略一种全身心投入的愉悦。潭水沿着筋脉浸润着我的心田,在彼此微妙的灵犀中,我与它已经心照不宣了。
        小憩舒怡亭下,左手太湖,右手大江;远眺灵山大佛,幽聆惠山二泉。正合一幅对联:
        片帆从天外飞来,劈开两岸青山,好趁长风冲巨浪;
        乱石自云中错落,酿得一处清泉,合邀明月饮怡亭。
        回首沧桑,当年泰伯相中了这方扩大了的盆景,缩小了的仙山,文身断发,让王归吴,躬耕梅里,遂成至德。耕读文明湮灭了嗜血杀伐,舞文弄墨替代了舞刀弄枪,从此江南多才子,也才有了南方的才子北方的将。
        小径丛中,秋韵易见,红紫绛黄的野生豆豆,给了此次秋游以甘甜的回报。因错过了繁花派生的失望,一瞬间被发现了这花的结晶散发的喜悦所淹没。不再幻想春花满枝的美艳,专心品尝起略带酸涩的果香,倒也别有一番风味。借着这野果,一转身竟握住了童年,不经意间,竟邂逅了久远的美好回忆,这是田园特有的烙印,历久弥新。拾级而上,让这石阶上也有了自己的足迹,那种满足感,让人感觉仿佛不是沾上了自己的足迹,而是拥有了整条小路,整座小山。想起苏子的话:清风明月本无主,闲者才是主人。
        回程路遇一处水面,但见蒹葭萋萋,骄傲地举着如荼的芦花;瘦菊盈盈,开心地梳着如雪的云鬓。遂轻吟一阕:
    西风堪怜,秋韵足慰,江南碧波初冷。枫着浅韵,桂抹浓香,各自曼摇清影。草岸瘦菊初开,塞北寒侵,江南霜应。一片橙黄橘绿,吴山越岭。
        半橱诗书,半生劳顿,半数不堪重省。孤旅独行,南北东西,归来夜深更定。吼山登临未吼,稍悟颐养,承应天命。看河边芦苇,霜发风骚独领。







  • 上一篇:前程包装叉车技能比赛
  • 下一篇:最后一页